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人妻  »  当年的水果西施
当年的水果西施
多年前,我曾住在沿海A城的一片老旧的小区里。住的地方也
很普通,只是
个临时的住处,一点也没有家的感觉。我住的那片小区下面有好几家
发廊,那会
儿正
是发廊业鼎盛的时期,到处都是这种红色发廊,清一色的红灯,
清一色的性
感女人,清一色的没有理发工具,清一色的一口价,童叟无欺。虽然
很想进去搞
几个
女人玩玩,但我那会刚从学校毕业,身无分文,口袋里仅有的八
百块也是从
公司财务部预支的第一个月工资,总不能借钱搞女人。毕业时,跟自
忘记地址,请发email索取:
getsisurl#gmail.com(#换成@)
己交往了两
年多的女友分了手。所以,每次看到那些发廊里的性感女人有性冲动
时,只能通
过自慰来泻火。
那时的我,二十出头,正值青春年少、血气方刚,健壮得能搞死一头母牛,
手指头怎么样能满足自己呢?毕竟没有了与女人肌肤相亲的快感,没有女人的娇
喘呻吟,就象没菜下饭,虽然填饱了肚子,却感觉没滋没味。
那时,我进的公司男多女少,而且大多数女人的脸蛋长得太抽象,蒙起头来
让我搞勉强可以接受,但若面对面跟她们做爱,打死我也不干。所以,感觉上班
的日子非常无聊。
在离我住处不远的一个地方,有个水果店,店主是个高挑的漂亮女人,大约
二十五六,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身材十分火爆,穿得也很凉快:圆领
的短袖T恤,弯腰时就能露出乳罩裹着的半对奶子和深深的乳沟;短得不能再短
的牛
仔短裤,小屁股差点都露在外面了。她的店一般是在晚上十点半左右打烊,
里面时常有新鲜的、我最爱吃的水蜜桃。因此,每晚回家前,我都会去店里买些
蜜桃回去,顺便看女店主一眼,回去好把她当性幻想对象。所以,我每次见到她
时.
总忍不住想象她乳房的形状、乳晕的大小、阴毛的多少、阴唇的颜色……有
一天晚上,我还未进店,就闻到一股难闻的气味,赶紧捂住了鼻子,问她:“这
什么味啊?这么大?怪难闻的?”
她呵呵笑道:“榴莲味。第一次闻是不习惯,就跟臭豆腐一样,不好闻,但
好吃。看样子,你是内地的吧?”
我回答说:“是啊,湖南的。从没见过榴莲。”我看她也不像本地女人,便
说:“你也不像本地人嘛,也是外省的?”
她笑道:“湖北的,算你半个老乡吧。你想不想吃榴莲?我这还有几块,免
费给你尝尝,包你吃了还想吃,想不吃都不行。”
我回答说:“是吗?那倒要尝尝。”边说边接过她递过来的盛在盘子里的像
奶酪一样的榴莲。
她说的没错,榴莲真的是个好东西!吃起来滑似奶脂,齿颊留香,从此我就
吃上了瘾。但是,我从不将榴莲带回家,总是在店里现买现吃,因为榴莲的果皮
真是太难闻了,无论你怎么喜欢吃,这都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第二天,我跟同事说起这个事,他神秘一笑:“这个东西可要多吃啊,可以
壮阳的哦!”
我以为他开玩笑或者另有所指,然后上网一查,果然没错,科学证明,榴莲
的确有壮阳的效用,被称为水果之王。从此以后,我就更喜欢吃这玩意了。
因为我几乎每天都要从她那里买点水果,所以,到了月底,我跟女店主已经
很熟悉了。她的芳名叫李佳佳,结婚三年了,住在离我不到五百米的一个小区里。
A城七月的天气经常莫名其妙,前一分钟晴空万里,后一分钟暴雨如倾。那
天晚上加班,下班时已是九点半了,乘坐公司的交通车回到市内,下车后我步行
走回
住处,经过那个水果店时已是十点一刻了,店里没有客人,她也准备打烊回
家了,见我来了,笑着问我要什么。我说榴莲吧。她说还在这里吃?我点了点头。
我看着她弯下腰,手脚利索地剥榴莲。她这一弯腰,却差点让我的小弟弟站起来。
她丰
满的胸部完全从T恤的领口暴露出来,白皙修长的美腿被高跟凉鞋托起,显
得更加窈窕;白色的小短裤将她的臀部衬托得更加性感。她或许注意到我正注视
着她,抬头看了我一眼,低眉浅笑。说实话,我虽然想上她,但也不至于鲁莽行
事.
一则后果肯定很难看,再则我也有几分想保持这种若即若离的关系,将她当
姐姐或者梦中情人一样看待。我正对她想入非非时,她已取出了榴莲果肉,放在
玻璃盘里,端过来给我。
我笑着说:“要不一起吃?算我请你。”
她笑着说:“这怎么好意思?你是客人,我是店主。再怎么说,要请也是我
请你才对。”
刚说着,外面突然狂风大作,雷鸣电闪,暴雨说来就来。她赶紧冲到外面将
摆在外面的水果收进店里。我这么一个身强力壮的大男人当然不能坐在那里像个
呆子一样不去帮忙。忙活了一阵,将外面的水果篮子全部搬了进去,拉下了卷闸
门。两人早已从头湿到脚,成了落汤鸡,好在是盛夏,倒也感觉凉快。我们看着
彼此笑了起来。她说谢谢,我说不客气。
她这么被雨一淋,倒成了穿着透明衣裳的女人,身体的轮廓一览无余。T恤
贴在胸前,乳头的形状都能看到;下身的小裤子遇水收缩,黏在肌肤上,将她阴
部和臀部的轮廓清晰地勾勒出来。此刻的她,性感得令我呼吸都有些紧张了。
她拿了条毛巾,凑过来给我擦脸。我们的脸距离不到十公分。雨水从我的头
发里顺着脸流进嘴里,却怎么也止不住我喉咙的干渴;裤管上的雨水已经流了一
地。她的长发也是湿答答的,随意地贴在脖子上、脸上、肩上;脸蛋经过雨水冲
刷,显得更加富有光泽。我直勾勾地逼视她的眼睛,她也毫不躲闪。忽然,她将
毛巾换到另一只手里,用手来摸我的脸,嘴唇哆嗦得厉害。
我还等什么呢?!我一把将她抱住,两人疯狂地接吻。她激动得差点喘不过
气来,浑身打摆子一样颤栗不止。我想,她应该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她第
一次
跟她丈夫以外的男人做如此亲密的接触。我也是,我觉得自己抱着她的手都
在发抖!毕竟,我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激情。我快速脱掉了湿漉漉的上衣,然
后捋
起她的T恤下摆,她举高伸直手臂,我将它脱下,扔到一边,她将手伸到背
后,摘下湿漉漉的胸罩丢到一边,马上又跟我抱在一起,疯狂亲嘴。她的舌头湿
滑而
柔软,接吻的技巧也很熟练,两只舌头纠缠的滋味真是美妙无比。我抖抖索
索解开她的裤腰带,是那种女人们很爱用的宽腰带,将她的小短裤和内裤一块扒
掉,因为打湿了不容易脱下来,我将她抱起坐在方桌上,她抬起腿,才得以脱下,
小腹
下黑黑的阴毛被雨水打湿了,贴在高耸的阴阜上。她给我解皮带时,双手也
颤抖不止,脱了我的裤子和内裤,将我紧紧抱住。
我们两具滑溜的肉体紧紧抱在一起,我感觉她的身子还在颤抖,就轻轻安慰
她:“别怕,别怕,没事的,没事的,啊?”
她没答话,不过呼吸已经均匀了许多,将嘴唇滑过来跟我亲吻。我将她放在
桌子上,开始吻她的脖子、她的乳房,然后是她的小腹,最后是阴部。当我舔她
满是
淫水的阴部时,她双手摸着我的脑袋,大腿收紧,将我的头紧紧夹住,嘴里
忍不住啊啊地叫出声来。她被我舔得越来越得趣,不知不觉地用手把我的头向她
的阴部按,屁股也一抬一挺,阴部的嫩肉不时被我含进嘴里,有股甜腥味。我舔
着舔
着,没想到她居然高潮了,涌出的春水洒得地板上到处都是。舔够了,我坐
到凳子上,将她抱在我腿上,搂住怀里,跟她亲嘴,我让她也尝尝自己流出的爱
液的滋味,结果两个人的嘴巴都满是甜腥味。
忽然,她从我的大腿上滑下去,蹲在我的胯下,用她的纤纤玉手握住我坚挺
如铁的大肉棒,上下套弄了一会,然后伸出舌头,在龟头上舔了舔。我忽然感到
一个
激灵,身子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下。她抬头对我笑笑,然后低头将整个龟头
含住,吮吸起来,舒服得我忍不住叫出声来。她含得越来越深,最后将整根肉棒
都吞了进去,顶着了她的喉咙。不过,没过一会儿,她就吐出一点,估计是顶着
喉咙
不太舒服。我靠在桌子上,任她舔舐,将她的两个大奶子握在手里用力地挤
揉,不时搓搓她翘起来的乳头。
过了一阵,她吞出我的大肉棒,依然坐到我的大腿上,学着我的样子,抱着
我亲嘴,让我也尝尝自己肉棒的滋味。尝尝就尝尝吧,她都尝了,我怎么不能尝
呢?是不是?
她已经完全摆脱了那种紧张的心理,变得开始享受这种欢爱。她的情欲也充
分膨胀起来,全身能勃起的地方都已经勃起:乳头勃起了,阴蒂勃起了;能膨胀
的地方都已经膨胀了:乳房膨胀了,乳晕扩大了,大阴唇膨胀了;能翻开打开、
的地
方都已经打开、翻开了:毛孔打开了、嘴唇打开了、小阴唇翻开了、阴道打
开了。是的,她身上的每一部分都做好了交合的准备,她身上的每寸肌肤都能点
着火。
她站起身,两脚落在地上,一手勾着我的脖子,一手扶住我的大鸡巴,然后
蹲下来,打开胯部,将大鸡巴对准洞口,慢慢地坐了下去,直至将整根肉棒吞没。
她长长地舒了口气,然后双手抱着我的脖子上下运动起来。我感到她的洞内滑滑
的.
暖暖的,整个肉棒被嫩肉包围、不停摩擦的感觉棒极了。她一边运动,一边
将火热的嘴唇在我脸上、脖子上四处乱吻,嘴里的娇喘呻吟之声越来越沉重,动
作越来越快,然后慢慢抱着我的脖子不动了——原来是她累了。于是,我抱住她
的腰,将大肉棒用力往上送,她又开始呻吟起来。
没过多久,我将她抱起放到桌子上,将她两条修长的美腿搭到肩上,拉住她
的双手,来个老汉推车。抽插了数百回后,便将她的双腿从肩头拿下,交叉并在
一起,高高举起。这样一来,她的大阴唇受到挤压,上面的肉挤成一条狭长、厚
实而
圆滑的肉丘,美艳异常;她的阴道也马上变窄了很多,阴道四周的嫩肉将我
的大肉棒更加紧紧地包围,抽插时阴道发出的水声更大,摩擦的快感更加强烈。
她叫床的声音也越来越大,越来越诱人。
忽然,电话响了,少妇猛然坐起身,抱住我,望着柜台上那台电话。
她说:“我还是接一下,不然的话,老公肯定以为我没带雨伞,要送伞过来。
快放我下来。”
我对她笑笑说:“怎么舍得啊?而且也不用下来。”
于是,我将大肉棒继续留在她的阴道里,抱着她走向柜台,将她放在柜台上
叉开双腿坐着。她笑着打了一下我的手臂,然后调整了一下呼吸,舔了舔嘴唇,
拿起电话,果然是她老公打来的。
她说:“我带了伞,你不用过来了,我马上就回来了。”
我想,电话那头的男人要是知道他老婆的蜜穴正含着一个我的大肉棒跟他讲
电话,肯定活活气死。忽然,我想逗逗这个少妇,便悄悄地快速抽插了几下,她
果然“啊”地一声低呼。
“哦,没事,被水果的刺扎了一下。就这样吧。嗯,拜拜!”少妇挂了电话,
马上给我一记粉拳:“坏死了你,人家在跟老公讲电话,还弄人家。要是被他瞧
出来,那就惨了。”
“没事,大不了你跟他离婚,嫁给我好了。”我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
“不是离不离婚的问题啊,这种事情传出去多丢人啦。”她说。
我想想也是,不再多言,就在柜台上继续弄她。少妇半蹲在柜台上,我托住
她的屁股迎送。她的阴道被撑得大大的,肉棒进出自由,感觉别有一番情趣。这
种姿势太耗体力,没多久少妇就累了。于是,我将她从柜台上抱下来,站在地上,
双手
扶住柜台,我从后面插进玉门。我最喜欢她的屁股,只有巴掌大,很小巧,
白白的。少妇的那只大奶子在地心引力下自然地垂下,显得更外丰满。我一边用
力顶她的花心,一边将手从后面伸过去托住她的乳房,满满的一手,摸起来舒服
极了,像两团新棉,光滑而有弹性。
少妇瞄了一眼柜台上的钟,我知道时间差不了了,回去太晚,他老公可能会
起疑心。于是,我将她身子翻了过来,依然放在柜台上,叉开大腿,从前面狠捣
花心.
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咕唧咕唧的水声绵绵不绝,少妇也喘息呻吟得越来
越厉害,最后竟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了,蜜穴里开始涌出大量的淫水,流到了柜台
上,亮晶晶的。她的额头上、背上、胸口上已满是汗珠,将我抱得越来越紧,双
腿紧紧夹住我的腰,两只小手抓住我满是汗水的背,力道越来越大,我也抱住她
的腰
不要命似的狂插猛刺。最后,她“啊——”地一声长呼,紧紧抱住我,似乎
要嵌入到我的身体里去,阴道开始一张一合,持续了十来下,夹得我的龟头快感
如飞,我“啊——”地一声低叫,终于忍不住顶在她的花心上,射在了她身体的
最深处。
我们抱在一起四五分钟,我的大肉棒依然插在她的蜜穴里,慢慢变软;我们
也没说一句话,她抱着我的头埋在她满是汗水的乳沟里,嘴唇在我的额头上亲吻
;我的手在她滑溜的背上四处摸索,感到口干舌燥,几乎可以喝得下一桶纯净水。
她说她从来没有过这么强烈的性快感和剧烈的性高潮,新婚之夜也没有。我
说,我也从来没有感到这么刺激过,比第一次做爱还要刺激。
我口渴得不行了,便松开了她的怀抱,慢慢将大肉棒从她的阴道里抽了出来,
一大滩的精液随之流到了柜台上。她从柜台下来,蹲下去,含住我的肉棒舔了个
遍,将上面的残精剩液吃得一干二净,说是给我的特别慰劳,因为她从来不给她
老公
这样舔的。我们用水漱了口,几乎将半桶的纯净水喝得见底了,实在是太渴
了。少妇扒开阴唇,用纯净水将阴部、阴道冲洗了一遍,然后再笑着让我闻闻还
有没有精液的气味,看得我忍不住舔了又舔。她咯咯地笑着止住了我。
我们穿上潮湿的衣服,然后清理了柜台,打扫了地面,不留一丝痕迹。唯一
的证据已经进入少妇的体内,她说这几天是她的“危险期”,如果运气好,可能
怀上我的孩子哦!我也不知道她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只好含含糊糊敷衍过去。
我们
从商店后门出去,锁好店面。此时暴雨已经停歇了,变成了淅淅沥沥的毛毛
细雨。我看已经很晚了,而她又浑身湿透,一个人回去不方便,便将她一直送到
她家小区不远的路口,看着她进了小区后才返回住处洗澡更衣睡觉。
此后,在A城的那一年里,只要我晚上有时间,她就提前一个小时打烊,然
后到我的住处一起疯狂做爱。她也经常在家里偷偷煲了鸡汤送来给我滋补,像个
大姐姐一样照顾我。一年后,我被公司派往内地B城办事处工作,刚开始两人还
时常打电话联系,后来也慢慢淡了。两年后,我又回到A城,但她已经不在那里
了。我去她的小区打听,才知道她已经回湖北了。后来,每当我走过街头的水果
店看见里面的女店主时,总忍不住想起那些跟她一起度过的激情如狂的夜晚,同
时也默默地祝她一切都好,毕竟我们曾经相爱过。

【完】